王宁利:追逐“光明”的临床科学家

随着我国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人口老龄化进程加快,与年龄相关的眼病逐渐增加,而随着人民生活方式的改变,社会竞争性压力的增加,眼疾病谱也发生了改变,代谢性和年龄相关的一些眼病替代感染性眼病成为致盲的主要病因。这些疾病多需早发现及合理地适时干预。

从防盲治盲到全面的眼健康 

央视网消息:“把近视防控的关口前移,要让学龄前儿童具有尽量高的远视储备。”这句话出自我国第一个儿童眼病队列研究——“安阳儿童眼病研究”,该研究为目前全球最大的儿童近视队列,已完成5000余名儿童的连续六年随访,总结了该地区中小学近视流行现状、相关危险因素、预防与治疗措施等,该队列被国际学者称为“儿童近视方面的里程碑式研究”。而这项研究的牵头人便是北京同仁医院眼科中心主任、全国防盲技术指导组组长王宁利。

当天晚上王宁利为玉莲做了手术,术后她可以透过窗子看到马路上行驶车辆的车灯亮光,王宁利异常兴奋。但是玉莲却不理解,她觉得视力应该可以恢复到以前正常的水平。当看到患者不理解的表情,他心中还是有一丝酸楚,只有耐心地开导她。“对于科学来说,这已经是很大的成果。但是或许我能做更好!”王宁利这样告诉自己。出院半年后,玉莲又患了白内障,再次找到王宁利。他为玉莲再次手术,术后眼压控制很好,玉莲不仅能看到马路上的车灯光亮,还能看到行驶的车辆。这意味着玉莲在家里可以生活自理了。

1

一天,一位50多岁、失明近8个月的急性青光眼患者玉莲(化名)来到王宁利门诊。经过检查,他发现,按照常规诊断,玉莲没有复明的希望,于是把实情告诉了她。对于玉莲来说,她唯一的希望破灭了。王宁利看着玉莲夫妻俩离开的背影,却总觉得还应该能做点儿什么!他想,如果把眼压降下来,被压迫的视神经是否能“醒过来”,为什么不试一试?!于是,在玉莲及家人的支持下,王宁利为她做了双眼临时降压处理。眼压下降后,双眼依旧没有光感。王宁利当时很沮丧,非常不甘心。他想如果眼压下降两三个小时,会不会有变化呢?果然,三个小时之后,玉莲右眼有了亮光,又过了半小时,光定位点增加了。

2015年1月9日,2014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召开。王宁利牵头的“原发性开角型青光眼新防治技术的建立及应用”研究项目荣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这个研究被国际眼科界誉为“改变青光眼临床实践的‘里程碑’式的发现和贡献”;并依据该项目成果制定了三项临床诊治标准与规范。王宁利也因此项目成果被《英国眼科杂志》评为当年全球最具影响力眼科医生,并当选国际眼科学院院士。这项研究提高了我国在国际眼科领域的整体竞争力和影响力,推动了我国原发性开角型青光眼整体防治水平的提高。 

王宁利

1

“防盲工作的转变从防盲、患病人群的治疗向眼健康管理、眼病的预防转变,通过三级预防措施,总体上降低人群视力残疾患病率。”王宁利说,希望形成政府主导各方参与的格局,充分调动防盲治盲的各种资源,加强引导,鼓励社会各界组织、机构、团体、企业和个人参与爱眼护眼宣传教育和关注眼病防治工作的政策措施,引导更多的社会资本投向贫困地区、贫困人口的眼病防治工作上。

1987年,王宁利考入中山医科大学中山眼科中心,在那里完成了硕士和博士的学习。如果说在医院的四年是他打基础、自我成长的阶段,那么在广州的学习和实践就是他接受专业化、科学化培养的阶段,在那里他逐渐掌握科学研究的思维,积累了临床经验。

中国目前至少有 600 万盲人,盲不但为患者及家属带来困扰,还直接影响社会发展,严重消耗社会资源。可以说, 盲和视力损伤是严重的社会和公共健康问题。2018 年 10 月 12 日,中华预防医学会公共卫生眼科学分会成立大会召开,王宁利作为公共卫生眼科学分会主发起人,做了分会成立的工作报告,他指出分会旨在促进我国公共卫生眼科事业的发展,提高我国眼科工作者防盲治盲的能力。

在央视《开讲啦》节目现场,有青年代表提出“医生都去哪儿了”的现实问题,王宁利用“行医不悔”这四个字诠释了三十多年来的坚守和坚持。他说,这辈子最不后悔的事就是当医生!他说,能时刻帮助病人解决问题,就是做医生最大的骄傲。

1


标签:

上一篇:研究:脱欧公投促使英国企业增加对欧盟国家投资 下一篇:两党谈僵不谈崩 美政府会否“关门”引关注
  • 版权声明: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2019-02-11发表于 世界之最栏目。
  • 转载请注明: 王宁利:追逐“光明”的临床科学家| 世界之最 +复制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