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地铁众生相:藏于地表之下的另一个江湖

  当地铁到站,人流涌出的时候,那些于狭小空间中短暂存在过的众生平等,又恢复了三六九等本来的模样。(文/刘畅)

  作为北京租房房价的低洼地带,天通苑地铁能在“北京最拥挤地铁排行榜”中屹立十数年不倒。纵使4号线开通后疏散了一批人到大兴,6号线开通后又疏散了一批人到通州,依然无法将天通苑的人流疏解分毫。每天早上,轰鸣的列车将无数人带到立水桥、带到惠新西街、带到东四、带到东单,而后人群走出,隐没在其他线路中。当夜幕降临,这些散落在北京各处的人们结束一天的工作,便会攒起一天中的最后一点力气,挤上5号线,回到天通苑的家。

  天通苑,位于北京北五环外,占地48万平方米,16个分区,645栋楼。地铁五号线3站地铁从中而过,江湖人称“睡城”,传说中人口70万的亚洲第一社区。在王云超的小说《日落天通苑》中,主人公的邻居有朝九晚五的上市公司白领、混迹于夜生活的叛逆少女、艰难存活的小公司销售、声色场所工作的悲苦陪唱女、离异落魄的更年期母亲、渴望被爱的职业小三……由此可窥天通苑人员之复杂。

  从4:47分,10号线车道沟站发出第一辆车,到23:45分,13号线西直门站发出末班车,每一天,都有一千多万人在这19个小时里涌进北京的地下路网中。有人西装笔挺,也有人身着破旧寒酸;有人在眉飞色舞对着电话那边谈着过亿的生意,也有人默默地算着兜里还有几张票子够不够下月的房租。化着精致妆容喷着爱马仕香水的女子和拖着沾满灰尘的蛇皮袋的民工平日里怕是少有同框,却会在高峰时间的地铁中紧紧挤在一起。

  同样地位稳固的还有13号线回龙观、霍营等站。作为离北部码农们最近的房租低点,回龙观一带虽然人口构成略微简单于天通苑,但人流气势丝毫不减。每日早晚高峰,地铁都能挤到令你怀疑人生,成为与之齐名的“北漂两道坎儿”。

  贯穿古今的2号线处处透着北京味儿。住和平门的张大妈想去长椿街看看自己的老姐们儿,年轻的时候都蹬着自行车去,现在懒得骑了,就坐两站地铁。手里拎点儿熟食点心,在站台里走得不疾不徐。住崇文门的王大爷想给刚出生的小孙子求个雍和宫的护身符,五号线虽然直线可达,但人太多、车太挤,不如在二号线慢悠悠地转上小半圈。去工体看球的国安球迷,明明家就住在东直门,骑个车就能到,但就愿意坐一站地铁到东四十条,然后跟着成千上万同样身着绿装的球迷一起逛逛地摊,喝个麦当劳大可乐,溜达着走到工体北门。

  作为北京、乃至中国最古老的一条地铁线路,北京地铁1号线以与2号线的两个交汇站为分界,可以展现出三种气质。


标签:

上一篇:【国际锐评】金墉离职后,世行仍难以“美国优先” 下一篇:希腊国会大选在即 防长请辞抗议马其顿更名协议
  • 版权声明: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2019-01-14发表于 世界之最栏目。
  • 转载请注明: 北京地铁众生相:藏于地表之下的另一个江湖| 世界之最 +复制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