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学 第十章 墓葬与魂灵观念

但是,「人死为鬼」,「回老家」、「生为徭役,死为休息」等等的观念以及「巫」的沟通天地阴阳却和语言的发展以及想像力大增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同时这些能力也造就了之后「鬼」的变形和变性发展——

因为人类的脑容量大增,智力大开,掠食本事越来越高超,不只能够在毒蛇猛兽环伺的环境中得到充分自保,更能因此获致更多的食物,加上工具的改进和发明,使人类的数量快速增加,人类的社会结构也越来越复杂—–

其实「巫」这个中国字,本身已经很传神,在甲骨文、小篆到现今的正楷几乎没有太多改变,所以可以几乎是「看字识意」;看看上一横是天,下一横是地,中间一竖是沟通,左右两个小人原本是跪着在祝祷——十分有趣。

之前在「关于鬼学」的系列文章中已经提到中国史前时期的「瓮棺葬」中,发现盖子上有刻意穿洞情形,考古学家认为那是「为了亡魂出入」之用,所以证明那个时代已经有魂灵观念;

大家都知道从人类正式进入农耕时代,才有了「文明」,或者说才大幅的创造和延续了现今的文明。

这些都需要仰赖更大量更细密的沟通和协调来建立,而「语言」不只是必须的,而且是需求孔急的,在这样的情况下,人类的发声器官和词汇以及文法甚至手势都应该是在难以置信的短时间内(相较于恐龙的历史和人类从直立猿人的前数百万年历史)就有着爆发式的发展。

人类的「魂灵」观念究竟起始于何时,目前恐怕还很难确切知晓,但是,有相关文字纪录的当属埃及了,至少在6000年前,埃及就有了死后有灵魂继续存在的观念,尤其是法老王死后,尸身会被制成木乃伊,安奉在巨大的金字塔中,而且相信其灵魂会搭乘太阳船遨游天际,并等候有朝一日的「重生」——-

但是,这和后来印度「婆罗门教」发展出来的「轮回转世」观念并不同,埃及古人的观念只是有限制的「重生」,而且使用的仍是原有的「身体」(木乃伊)。

而且语言和思想、记忆、想像力也是有相辅相成的作用——-

因为人类一开始认知到自身存活在这个天地自然中时,是如此这般的渺小,能力又差,特别是在完全陌生的大自然中,从风雨雷电、洪水、地震、火山爆发、森林大火以至毒蛇猛兽的袭击,这些在在都使得人类活得战战兢兢,随时都得提心吊胆,戒慎恐惧的,而且从缺乏武器、屋舍的保护时期,人类不得不「异常敬畏」大自然的万物;

假设弓箭和纺锤是实品,不是模拟的仿制品,一开始的陪葬原意也许只是不想睹物思人而已,而且必须是在物质丰足的条件下,否则如果在工具制作和取得不易的时期,这些实用的工具应该可能传承给后代或被其他族人取用,而不会用来陪葬。

鬼学 第十章 墓葬与魂灵观念

因为以中国而言;既然有「生为徭役,死为休息」的观念,那么人死为「鬼」(归),回去老家和更早过世的亲人祖先团聚,永远休息不再为生活生存而劳苦操作,那么和阳世就正式告别,不再有任何羁绊瓜葛或牵扯,而后代子孙顶多只是追思和缅怀而已,并不会向祖先乞求什么?所以「祖先灵祭祀」或「鬼魂祭拜」也不会在有死后世界观念产生之初就同时形成——

「想像力」也提供人类有了未雨绸缪的能力,能够及早预测未来可能发生的危机和需求,所以开始有「存粮储水」的观念和习性,这种习性也使人类慢慢改变单纯渔猎甚至游牧的生活型态,逐渐开启了比较安定的农耕圈牧时代;

「万物有灵」的观念可能早过于「人死后有灵」和「祖先灵」的观念;

鬼学005

「语言」是最初始的表意工具,相对于其他动物以姿势、表情、吼叫的表意方式,人类的「语言」真的是千变万化,不可思议。

在原始的思想中,天地间的万物以及大自然的力量几乎都被「拟人化」的赋予神格,山川大地和风雨雷电等等都被视为一个不可正视又喜怒无常的巨人或大神,因此人类不只是要心存敬畏,更要谨慎膜拜和服事,而相较于力量无限的大自然发威时的状态,人类的喜怒哀乐根本不值一提,而且生死也往往是眨眼间的变化无常,哀痛也是微不足道的,所以,「活人要怎样平安一点的活下去?」肯定比「人死后会如何?」更加重要,所以至少有很大一段时间,人类并没有注意到「死后」的事务。


标签:

上一篇:鬼学 第九章 鬼和人类关键的近一万年 下一篇:鬼学 第十一章 万物有灵论与鬼神观念
  • 版权声明: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2019-01-05发表于 灵异事件栏目。
  • 转载请注明: 鬼学 第十章 墓葬与魂灵观念| 灵异事件 +复制链接